????李翊回答不上来。他看了看莎莉,女孩儿的脸上愁眉不展,也许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愿意把自己最本真的情绪表露出来。

????李翊身边的冯远却是另一种考虑,他静静听着莎莉一连串的发问,直到李翊再也回答不上来,冯远才皱着眉头,敲了敲桌面。

????陷入思索之中,李翊跟莎莉突然被这咚咚的响声吸引了注意力。

????冯远盯着莎莉,虽然莎莉这古怪的问题他实在回答不上来,是非对错也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事,但他内心的确一直盘旋着一个疑问。

????“莎莉小姐,你说的这个父亲,他是不是个跛子。”冯远问道。

????谁想到这个问题一问出来,莎莉就发了狂。她猛地扑上来,双手的五指成钩,牢牢抓住了冯远的脖子,头发四散,脸色苍白狰狞,尖尖的牙齿滴出口水,身体虽然细瘦单薄,但谁也想不通,这样的身子骨里怎么会爆发出这样的力量。

????冯远被莎莉这样牢牢地掐住脖子,呼吸变得愈发困难,他两手死命揪住莎莉两条纤细的胳膊,一点点撑开。

????李翊和七七也是被吓了一跳,赶紧跟上,两人分别抓住莎莉的双腿,三人合力才把陷入狂态的莎莉一点点分开。

????屋外的法警涌入房内,给莎莉的双手套上了枷锁,三人围着莎莉坐了一圈,冯远的脖颈上几道赫然鲜红的印记发着火辣辣的疼。

????“你觉得她这样的状态,还不是凶手吗?”李翊冷笑一声,看向七七。

????这下连七七也没法反驳。

????莎莉虽然被强行掰了下来,但是却没有恢复冷静,她的眼光简直和冷血捕猎的野狼没有区别,从一双银色的眼眸里流露出的杀气和恐怖让冯远都不敢反抗。

????“她简直是个怪物。”七七看了一眼冯远脖子上的伤,叫人打了盆热水,拧干一条白色的毛巾,裹在了冯远的脖子上。

????“果然没猜错。”冯远闭上一只眼,嘴角勾起,看向莎莉。“那个跛子,如果我没猜错,就是那个毫无人性的父亲,对吧。”

????冯远联想到三哥交代的案子里,十多年前,的确有这么一起。那时候东南亚剿灭窠臼的关键人物,便是个酗酒贩毒的跛子。

????莎莉没有吭声,冰冷的眼神里杀气涌动。但是她不否认,众人自然也就明白,冯远的猜测**不离十。

????“那个跛子是莎莉的父亲?”七七恍然大悟。“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莎莉的父亲如果是三哥逮捕的那个瘸子,问题也就说得通了,他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甚至不惜把窠臼的弱点暴露出来,也要吸引诱饵。”冯远说道。

????“诱饵?”七七问道。

????“三哥之所以会咬钩,其实都是这个女人在从中作梗。甚至把我们从内陆吸引到东南亚,把靳烁作为契机,吸引两地矛盾,甚至让联合国特警介入,恐怕都在这个女人的算计里。”

????冯远不由得感慨,这个女人的心机之深,别说小孩子,就算是城府极深的成年人,也不见得有她这样的隐忍和行动力。

????“为了报仇吗?”七七也明白了,深深埋在莎莉心里,那副令人震慑又恐惧的笑容背后,甚至几乎所有的罪恶背后,或许都有这样一个深埋下去的种子。

????仇恨

????的种子。

????见到冯远点头,七七还是不忍,她拳头捏紧,浑身颤抖。

????“既然如此,三哥已经被我们逮捕,明天庭审过后,他也会受到制裁,你的仇已经报了。”七七正视眼前的莎莉,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小姑娘,究竟内心里有怎样的阴霾?

????“报仇?”莎莉却冷笑一声。“如果是为了这么简单的事,我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时间精力?一个女孩子的青春可是很宝贵的。”

????“如果你就此收手,甘愿认罪。”七七手舞足蹈,双手在空中挥舞起来。“相信我,莎莉,法院对你一定会宽大处理,你……”

????“呸。”莎莉打断了七七的话头,狠狠地瞪视过来,从一张面容姣好的脸孔里露出一脸的鄙夷,粗鄙的言语脱口而出。

????“你们当我是什么人?什么狗屁宽大处理?哈哈,我不知道吗?”莎莉挣扎起来,尽管她单薄的身子骨实在难以挣脱手边的枷锁,但是癫狂的模样的确让冯远都感到恐惧。

????“都是屁话。”莎莉吐出一口痰,拼命喘着气,胸口一起一伏,宛如一条狂吠的野狗,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嗓子上。

????“所以你一定要把整个东南亚的黑道掌握在自己手里?”李翊突然问道,他的语气平缓了下来,一双瞳孔里深邃不可见,双手背在背后。

????莎莉瞪着李翊,狂笑一声。

????“你们很好,你们都高尚。但那都是狗屁,如果我不能网上爬,所有人都会一脚把我踩在脚下,谁会可怜你,怜悯你?”

????“我记得……我上那艘船之前,窠臼的全部武力,也就是圣塔监狱的控制权,就已经在你的手里了,对不对,莎莉小姐。”

????“你查的倒是很清楚啊,李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莎莉抬起头,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李翊。

????“原本我的目的是从蝗螽的身上找到东南亚乱局的秘密,但是没想到他处心积虑抵达圣塔,竟然吃了闭门羹。”

????莎莉闭口不答话,李翊便继续说道:“虽然他从没提过,但他堂堂一个大毒枭,虽然势力覆灭,倒也不至于就这么一败涂地,居然被关进一家私人监狱,这实在匪夷所思。”

????“我猜测,他原本的目的应该是把窠臼据为己有,至少是圣塔监狱的武装佣兵控制住。但是没想到,他孤注一掷的背后,早已有人在操纵。”

????“就是她?”七七惊呼,她实在难以相信,这样一个小女孩,居然真的能控制一个军队的生杀,她的手上究竟染了多少鲜血?

????李翊点点头。

????“你本可以直接控制窠臼,但是却借着蝗螽作为掩护,甘愿面上臣服在老板娘的控制下,这不是很奇怪么。”

????莎莉嘴角抽搐,她看了看李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李翊,你知不知道,过度的聪明,有时候很让人讨厌。”

????李翊笑了笑,直把莎莉的威胁当做了夸赞,继续说道:“现在我们知道了,你是为了报仇,否则根本不用绕这么一个大圈子。”

????“哼。”莎莉冷冷哼了一声,说道:“就算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东南亚这地方注定是龙潭虎穴,我要在这里生存,总要有这么一步棋得下。”

????莎莉的意思也很明白了,她的确是要

????做着黑暗世界的王,才设了这么大一个局。如果没有李翊和冯远,或许这步棋足够成功,甚至连各地警方,联合国的势力都成了她摆布的棋子。

????但很显然,她的计划没有成功,至少目前看来,没有百分之百成功。

????李翊深吸了口气,静静看着莎莉,半晌,他才问出来。

????“我只是很奇怪,也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了时倾。”李翊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异常平静,平静得让所有人感受到一股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像水,一瞬间凝结成了冰。听到李翊的问题,冯远的脸色顿时变了,一张脸煞白得霜一样阴冷,他的视线经由李翊,转向了莎莉。也许到了现在,冯远仍没有接受时倾已经离开的事实,而李翊的这个疑问,以及接下来莎莉的回答,或许会让他一次再一次地深切体会这个事实。

????“冯远,你还行吧。”七七担忧地看向冯远,手指轻轻拽了拽冯远的衣角,她看到从冯远额头上的鬓角不断地往下淌汗,规劝道:“看你样子,要不先去歇会儿?医院离这里不远。”

????冯远摇摇头,目光凝聚在莎莉的身上。

????莎莉扭捏不定,时而看向李翊,时而又瞥向冯远,她抿了抿嘴,嘴唇轻轻动了动,又摇摇头,仍然不吭声。

????“隔壁有床。”七七又小声补充。

????冯远闭上眼,加大摇动脑袋的幅度,说道:“我没事,七七。我现在很想知道,这位莎莉小姐是不是敢做却不敢当。”

????莎莉瞥了一眼冯远,嗤笑。

????“我不敢?”她狂笑一声。“我有什么不敢?你们手里不都有枪吗?我是凶手,我是杀人狂魔是黑道老大,你们可以随时一枪崩了我不是吗?”

????莎莉伴随着叮铃声,甩动着手里的镣铐,挥舞着双腿,大声喊道:“来啊。你们不是很想这么做吗?早就憋得慌了吧?哈哈哈,你们不能,你们不敢,你们就是一帮瘪三警察。”

????“不是很了不起吗?不是很得意吗?来执行正义啊!来复仇啊!”莎莉挺胸抬头,眼光十分锐利。

????“这么说,时倾的确是你……”冯远艰难地推动嗓子,问出这一句话已经消耗了体内全部的力气。

????“哼,那个傻警察,自愿冒头去干这件事,那又怎么样。自以为是的侦探,自以为是的蠢女人,还有自以为是的傻警察,不是很相配么。”

????莎莉嘲弄似的说道:“自以为揪住了我的把柄?哈哈,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不管是真凶还是主谋,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莎莉双手摊开,捏成拳,说道:“只是在尸体上做了些手脚,原本以为蠢女人会先死,没想到这个警察更蠢,做了替死鬼。”

????“你想杀的是喻小姐?”冯远问道。

????莎莉没有回答,只是笑。

????“谁知道你猜?”

????莎莉自顾自眨了眨眼,看上去十分可爱。但是冯远这时候只想掏出自己腰间的配枪,在这张无罪无辜的脸上打开两个洞。

????这个想法终究只是想法,冯远强行忍耐下自己的冲动。

????“你说的没错,警察的确拿你没办法。”李翊出声。

????“当然。”莎莉很是得意。

????“但我不是。”他说。?2k阅读网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89095/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