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曼哈顿上东区,是富人钟情的居住区域,这里聚集了金融、投资银行的许多富豪们。

????在这个区域的一处豪宅中,优美的轻音乐奏响透过纱窗传出,与花园中的虫鸣相交和,皎洁的月光倾洒下来,透过窗户看,隐约可见客厅中的人影。

????“约翰,欢迎你的到来!”

????作为主人的艾伯特·拉斐尔举起高脚杯,晃动着杯中琥珀色的葡萄酒,微笑着看着对面坐着的约翰·古弗兰说道。

????“哐!”

????戴着眼镜的约翰·古弗兰举起酒杯,与艾伯特·拉斐尔轻轻一碰,笑着说道:“艾伯特,感谢你的招待。”

????说罢,两人举杯共饮。

????桌上,当然不止艾伯特·拉斐尔和约翰·古弗兰两人,还有两人的家人。

????只不过两人的家属并不会介入两人的话题,女人对女人,孩子跟孩子,聊得也是十分畅怀。

????一顿丰盛的晚餐,吃了将近四十分钟,最后艾伯特·拉斐尔的妻子和约翰·古弗兰的妻子一起去收拾桌子,而小孩子们则上楼玩耍去了。

????一时间,客厅里又安静了下来。

????艾伯特·拉斐尔打开电视机,将声音调小了一些,两人有说有笑地喝起了咖啡。

????就在这时,正好播报到了美国铜业公司的相关新闻,约翰·古弗兰露出了笑容看向艾伯特·拉斐尔,正巧后者也微笑着看向他。

????约翰·古弗兰赞叹道:“艾伯特,这是你的手笔吗?”

????艾伯特·拉斐尔并未正面回答,反而耸耸肩摊开手说道:“我说不是,你相信吗?”

????约翰·古弗兰哂笑着摇头道:”我不信!“

????他作为华尔街大型金融公司之一的所罗门兄弟公司的现任总裁,自然不会对这种手段陌生,结合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他才不信这不是菲利普兄弟公司的手笔。

????而且始作俑者,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位老邻居。

????“艾伯特,就目前暴露的情况看来,这家银河基金实力不容小觑,你可得注意点儿,可别翻船了。”

????约翰·古弗兰看似说笑的话,语气却十分认真,显然对于银河基金很重视。

????事实上也是如此,虽然他是从所罗门兄弟公司的债券部门出头,于1978年在比尔·所罗门退休后接任总裁的,但是不代表他只精通债券市场,而不了解期货市场。

????所罗门兄弟公司在债券市场站稳脚跟后,在五六十年代就踏足了股票发行与交易领域特别是大宗交易领域,而且在比尔·所罗门的带领下,所罗门兄弟公司也是期货市场的主力之一。

????今天银河基金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以及背后所透露出的财力,已经足够让约翰·古弗兰将其当成同等级的对手。

????虽然所罗门兄弟公司实力不如菲利普兄弟公司,但是还是能够造成很大的威胁的,因此换做是神秘的银河基金也不例外。

????谁知道银河基金后面还会不会展现出更多的肌肉呢?

????艾伯特·拉斐尔面色郑重地点点头,认真地说道:“约翰,我可没有小觑这家公司,这一次,我可是打算出全力!”

????约翰·古弗兰一愣,目光灼灼地看向艾伯特·拉斐尔,发现后者面色郑重,完全不似开玩笑。

????艾伯特·拉斐尔如此明晃晃地跟他说这个,到底是想干什么?

????约翰·古弗兰脑海中闪过几个想法,心中升起一股好奇。

????“艾伯特,你有把握吗?”

????约翰·古弗兰追问道。

????如果说一开始,艾伯特·拉斐尔还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在今天银河基金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就让他有些没底了,否则也不会动用盘外招,让美国南方公司和美国铝业公司卖他们公司面子,提前几天公布第二季度财报,并且还放烟雾弹。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真有十足把握,他也就不会今晚邀请约翰·古弗兰来家中做客了。

????但是这些都是不能说的,否则还如何将所罗门兄弟公司拉上战车?

????因此他自信满满地说道:“约翰,你认为在美国期货市场,还有哪家公司能够媲美我们公司?”

????“这里是美国,一家来自穷乡僻壤的公司,怎么可能打赢我们?我们会热情招待它的。”

????约翰·古弗兰微笑着聆听着,不可置否地点点头,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否认同艾伯特·拉斐尔的话。

????就在这时,艾伯特·拉斐尔话锋一转,收敛笑容说道:“但是!”

????“我不担心银河基金,我就担心时间一长,纽约商品交易所出面干涉,到时候容易出现不可控制的麻烦。”

????“约翰,你应该明白我的担忧,今年黄金期货和白银期货先后爆雷,已经让期货市场遭到了巨大创伤,这两大市场的交易量已经不足去年同期的一半,纽约商品交易所肯定不希望高级铜期货和铝期货也变得萎靡。”

????“所以我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完成收割。”

????一番说辞,说的有理有据,似乎毫无漏洞。

????约翰·古弗兰也不点破,微笑着点点头顺着他的话头往下说:“所以呢?艾伯特,你今晚约我来是为了什么?”

????艾伯特·拉斐尔面色一正,目光灼灼地盯着约翰·古弗兰的眼睛,郑重地说出了今晚的真正目的:“约翰,我知道所罗门兄弟公司还在观望,我希望你明白我们的决心,不要站在多头那方,我也不介意跟你一同分享这顿盛宴,就跟今晚一样!”

????约翰·古弗兰面露沉思,艾伯特·拉斐尔安静地等待了起来。

????良久,约翰·古弗兰回过神来,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艾伯特,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知道真相,你必须全部告诉我。”

????艾伯特·拉斐尔点头说道:“你说。”

????“为什么菲利普兄弟公司会盯上银河基金,你们怎么知道银河基金的资本会如此雄厚?银河基金背后又是哪个财团?”

????约翰·古弗兰一连抛出三个问题,说完之后紧盯着艾伯特·拉斐尔的眼睛。

????后者想了想,缓缓说道:“我可以回答你。”

????“根据我们的情报得知,银河基金背后的力量来自于亚洲香江的一个名叫九鼎财团的区域性小财团,有一定实力,但是并不强悍。”

????“之所以我们会盯上他,是因为芝加哥财团的要求,这些情报都是那边提供的。”

????为了稳妥一点,艾伯特·拉斐尔想要将所罗门兄弟公司拉上船,因此扯起了芝加哥财团的虎皮。

????果然,一听到是芝加哥财团授意,约翰·古弗兰神色震动。

????九鼎财团他没听过,但是芝加哥财团的威势他可是一清二楚,既然是芝加哥财团想要收拾银河基金,那么胜负早已注定,他如果加入空头的话,肯定能够分一杯羹的。

????不对!

????既然早已注定胜利,艾伯特·拉斐尔还邀请他加入干什么?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让原本蠢蠢欲动的约翰·古弗兰瞬间清醒,他眉头皱起看向艾伯特·拉斐尔,质问道:“艾伯特,既然是芝加哥财团在狩猎,那么你还邀请我干什么?免费分享你们的猎物?”

????还好艾伯特·拉斐尔早已推演过一遍,不然还真会哑口无言。

????他面对约翰·古弗兰这个问题,他有些无奈地摊摊手说道:“约翰,你和我都不是犹太人,所以我也不瞒你,菲利普兄弟公司目前归属权存疑,菲利普家族已经势弱,犹太势力虽然占据主导权,但是芝加哥财团也同样觊觎。”

????“滕德勒·威尔斯已经老了,之前他将公司管理地很好,但是这两年犯得错误越来越多,他的董事长的位置并没有坐稳,这是一个机会。”

????“所以芝加哥财团给我提供了一个获得巨大成绩的机会,但是为了避免引起公司的犹太系警惕,芝加哥财团不能给予我太大的资金帮助,当然帮助还是有的,就比如南方铜业公司和美国铝业公司,看起来是菲利普兄弟公司的手笔,实际上是芝加哥财团那边打的招呼。“

????“我虽然有信心将银河基金吃掉,但是这场战斗的胜负毕竟涉及到了太多东西,还包括了我的未来成就,我也希望跟你一样,成为一家公司的董事长,所以我不希望有哪怕一点点风险,你应该明白我的担忧,我宁愿收获小一点,也要确保百分百的胜利!”

????说完,艾伯特·拉斐尔用真挚的目光看向约翰·古弗兰。

????这一番说辞,真真假假,是艾伯特·拉斐尔精雕细琢后的,他不信约翰·古弗兰能够分辨出来。

????约翰·古弗兰再怎么聪明,甚至在五年后被《商业周刊》誉为“华尔街之王”,面对艾伯特·拉斐尔一环接一环的引导,也掉进了坑里。

????只能说艾伯特·拉斐尔是个奥斯卡影帝级的演员,也许他更适合去当明星。

????“约翰,你的答案呢?”

????看着艾伯特·拉斐尔期待的目光,约翰·古弗兰意有所指地笑着说道:”今晚的晚餐很美味,我很喜欢。“

????艾伯特·拉斐尔一愣,随即笑了。

????他端起了咖啡看向约翰·古弗兰。

????后者同样端起杯子,两个杯子哐地一声碰在一起。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PS:大幕逐渐拉开,争取把这段剧情写得恢弘庞大点,尽量避免漏洞,求个票!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88122/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