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玄要的就是秦鱼纠结痛苦!

????是选择自保,还是舍弃方有容呢?

????秦鱼连迟疑都没有,直接重新注入灵魂,剥离并且吞噬咒印。

????你疯了?

????“难为了那狗东西参主君战之前还如此费心谋划。”

????“褫魂咒嘛,我承了就是。”

????“方有容必须活!”

????遥远之地。

????夜氏一族驻地之中,偌大的术室,好几个夜氏肱骨之人,有白发老道,也有狠厉郎君,一个个都穿着主君一脉的族服,肃穆坐在其中,而在他们面前是一个坐在巨大血咒池中的血袍青年,此人就是下咒的人,也是夜氏一族数一数二的重要人物,因此人有灵魂咒道天赋,习自至强者,一向为夜氏大力培养,当然,此人也是前面两届天藏之选的第一名。

????羽翼已成,干合体期都不在话下。

????也是夜玄大力培养的未来主君他想让主君之位永远把持在他们夜氏之中,家族荣誉长盛不衰。

????这样的灵魂道英才,若是全力咒杀方有容....

????他的眉目森冷,只有无穷杀机。

????因方有容跟秦鱼的缘故,北冥婴弑反噬,所有夜氏一脉全被反噬,实力大减,甚至连主君都不得不被迫在衰弱期参加主君之战,眼看着多年奠基的主君一脉荣誉就要失去,特么这是血海深仇啊。

????“不知道那人会不会碰这咒印?若是不碰,只死一个区区女修,怎能抵得上我夜氏一族的损伤!”

????“是极!这一次,我们夜氏一脉损失惨重,前方跟妖族战役情况十分不妙...”

????这些人恨意森森,那血袍青年却淡淡道:“此人自诩强大,擅掌控谋算,是绝不会放弃方有容的,只会试图破我咒术,只要她碰了,我就赢了。”

????这话刚说完,他掌心托浮着的森冷咒印发出了淡光。

????很显然,对方真的碰了咒印!

????血袍青年目光一闪,冷笑,双手结印,轰!血气萦绕呼啸,形成血色巨蟒盘绕他身上。

????他全力施展,将褫魂咒深深打入远在无阙的秦鱼灵魂...

????打入的瞬间。

????有东西返回来了。

????哗啦!

????一模一样,甚至更强的褫魂咒。

????直接轰在了他灵魂上。

????血袍青年脸色瞬间煞白,灵魂也随之巨变。

????他试图自救。

????但反过来的褫魂咒顺便还夹带了其他东西。

????比如一道来自深渊的雷霆。

????轰!!!!

????大半个术室连同方圆千米内的所有建筑体被夷为平地,死伤无数。

????比如还有森森冷冷的一句话。

????萦绕在整个夜氏一族驻地所有人的耳边。

????“不知死活。”

????秦鱼之心,可以温软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但她性子偏执,若是仇怨,必狠毒极致。

????她要救方有容,好不容易快成功了,结果杀后者一次的人还特么想杀第二次。

????甚至想一箭双雕连她一起杀。

????她怒吗?

????不怒哦。

????她只是生生抗住了灵魂劫,并祭出一模一样的褫魂咒,顺带着勾引了大丹炉内还未散去的雷劫,别问她怎么做到的。

????她就是做到了。

????无所不学,无所不为,看似杂学无章法,实则积少成多,成就鼎天之手段。

????锱铢必较,睚眦必报。

????其实也没有任何技巧,无需规则,无需谋划,这次是实打实的硬刚!

????她已经累积到了这个层次。

????做到了这一切后,她掌心一翻,捏碎了一枚魂印。

????这枚魂印捏碎的瞬间,远在冽鹿大境州西南部,妖族跟人族大战之地。

????战场上,一个浴血奋战的青年感应到了,拿出了另一枚魂印。

????这是那一日树洞分别时秦鱼给他的。

????他是小鸟兄,她依旧是秦鱼。

????他们之间最大的联系就是方有容。

????小鸟兄本铁血杀戮,面无表情,唯独在感应到魂印的时候心思起伏了下。

????有些紧张。

????出事了吗?

????“夜玄参战前势必用秘法转移且掩盖了夜氏一脉驻地,你们还没找到,可对?”

????“是。”

????“我传你它的正确空间位置,你带人杀进去,里面有一个擅灵魂咒道的家伙,已重伤,务必抓到杀了,永断它夜氏根基,此后,也只剩下一个夜玄了。”

????秦鱼也没多说,说完就传递了对方的空间坐标位置,然后这块魂印也跟着毁掉了。

????因为她现在也只能制作这样一次性的远距离魂印,用一次就没了,但够用了。

????本就是为这样的时机准备的。

????她一向未雨绸缪。

????也早已打算好利用小鸟兄跟妖族灭夜氏一族。

????对方既撞上来了,那么...

????小鸟兄也没问方有容怎么样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迟早会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夜氏肯定又出手了,且惹怒了他这位深不可测的朋友。

????于是他记下了位置,联系了几位妖族大佬。

????“直接攻打夜氏一族?”

????“位置准确?”

????“是否有埋伏,天藏境是否庇护?”

????小鸟兄只一句话:“准确,天藏境本就是要用我们灭夜氏,也用我们搅动冽鹿大境州的局势,且会有人族其他人替我们拖住人族主兵力。”

????是谁呢?

????妖族大佬们微笑了。

????图谋且有能力当冽鹿大境州下一任主君的那些人。

????他们一定会帮忙。

????在夜玄从主君战出来前灭他满门,一个不留,嗯,这个主意不错。

????“走!”

????秦鱼做完这一切后,灵魂萎靡虚弱极致,但方有容那边距离归位还差一点点。

????而且因为在归位时被下了褫魂咒,即便被秦鱼快速剥离了,却还是导致她的灵魂发生了一些变化。

????很棘手,秦鱼头疼,但也只能继续...

????“她的灵魂快变异了,是一次大机缘也是死局。”

????“你手生不娴熟,现在还不行。我来,你渡你自己的。”

????“煦劫可不好对付。”

????是周玄青。

????大佬发话了,秦鱼一惊一喜,但也松手了,顺势被煦劫拽入灵魂深渊。

????“那就拜托你了,前辈。”

????周玄青不置可否,一动手,果然比秦鱼娴熟许多,在方有容灵魂变异的前提下还是硬生生将她归位了。

????一归位,灵魂变异。

????也是同时性,秦鱼也迎来了煦劫最后的劫杀。

????光,两道光。

????一道虚弱极致也承受强盛极致灵魂劫光的灵魂光辉。

????一道重新归位近乎复苏又时刻出于变异覆灭的灵魂光辉。

????灵魂之美,仿佛花开花落。

????要么凋谢,要么盛开。

????要么离去,要么归来。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86191/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