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禅师的回归,对丁乙来说意义重大。▲≥八▲≥八▲≥读▲≥书,.√.≧o老禅师,一直是他最亲密的战友,最好的伙伴。

????老禅师对他帮助甚大,老禅师在的时候,他与老禅师配合无间,做事得心应手。有老禅师在,他不仅毫无后顾之忧,而且老禅师帮他拾遗补缺,使他的各种计划更周延。

????同时,老禅师丰富的人生阅历,也是他汲取养分的来源。老禅师经纶满腹,知识渊博,是个行走的百科全书。对丁乙在傀儡术上的帮助也非常大。

????听到老禅师回来了,丁乙兴奋异常,拉着孟蝉,急忙的往食堂跑去。

????等丁乙挤过人群,进到里面,看到老禅师时,丁乙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老禅师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不见了,不仅如此,他的头上还有戒疤。

????老禅师终于还是迈出了那一步。

????人群中,李辉和众人正聊得起劲。这一次,他和老禅师去参加了神佛宫的迦蓝fǎ huì。珈蓝城的这个fǎ huì,异乎寻常的热闹,是佛教徒的盛典。地底世界,四面八方的信徒,这几天都云集珈蓝城,参加fǎ huì的人,有好几百万人。

????老禅师与神佛宫的大宗师展开激辩,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最终,他获得了所有佛教徒的认可,进入了象征着神佛宫至高无上的圣象牙塔。

????“住口!”丁乙厉喝道。

????他浑身都颤抖个不停,望着不远处,宝相庄严的老禅师,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愤懑过。

????李辉正和人说得起劲,丁乙这一声大喝,让他吓了一大跳。丁乙发出的这一声,甚至运用到了声灵资质的神通。这一声如春雷一般,炸响在众人耳边,整个食堂里面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老禅师还是那副慈眉善目的亲和面孔,不过这张面孔,让丁乙感觉到了有些生疏。

????“小乙……”老禅师开口道。

????丁乙抬起了手,制止了老禅师说话。

????“其他的人,现在全部离开!”丁乙面无表情的望着老禅师,大声吩咐道。

????孟蝉早就察觉到,丁乙有些不对劲,她拉着丁乙的手,还想要再劝说。

????“你也出去!这是我跟他,两个人的事情!”丁乙说道。

????丁乙平素说话行事,都是极有条理,很少有这种过激的反应。看来这一次,他受到的刺激不小。

????丁乙在忘川城,有着至高无上的声望,他的话,掷地有声。众人依言都退了出去。

????孟蝉本来还想留下来,不过,还是被紫苏拉了出去。

????丁乙又命令杨森,将伙房的人,也全部带了出去。待所有人都离开后,他这才取出阵盘,建构了一个阵法屏蔽。

????“忘川城刚刚有些起色,一切才刚上轨道,你回来的路上,没有听说过狮驼岭大战?你知不知道,现在你我的身份,都已经暴露了,强敌环伺,忘川城命悬一线!现在正是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早不走,晚不走,偏偏要这个时候要离开。你这算什么?”丁乙大声的说道,他这一次非常不客气。

????老禅师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丁乙。

????“我需要你,忘川城需要你,这里百十万的生民,也需要你,眼下的情势诡谲,没有你在一旁帮我,我怕是应付不来。我不是有心要发脾气,这里是我们的基业,我们九死一生,好不容易逃到这里,才打开局面,难道你忍心,看着眼前的一切,化为乌有吗?”丁乙继续说道。

????老禅师还是没有出声。

????“禅师,你一向是支持我的,为什么,现在你要改变初衷呢?”丁乙再度问责道。

????“小乙,你一直做得很好,你只要坚定不移走自己的道,终究会实现你的理想的。对不起,我做了改变。③≠八③≠八③≠读③≠书,.↗.o●不过,小乙你有你的道,我也有我的道,朝花夕拾,如今返本还源,小乙,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是。”老禅师答道。

????“老禅师,我一向非常尊敬你,也一直很钦佩你,你我相知相悉,也有不短的时间了。这个世上,我还没有发现,比你知识更渊博,更有见的之人。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突然变得这么蒙昧?参佛礼禅,这是迷信!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神佛,也根本没什么前世、来世,你这是误入歧途!你跟我这么久,学习了这么多的自然科学知识,难道你统统都忘记了么?”丁乙痛心疾首,不禁提高了音量。

????老禅师没有就这个问题,和丁乙进行争辩。各人有各人的道,这是理念相争,很难说服对方的。

????“小乙,不要说这些了,我要离开了。今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老禅师叹息一声,缓缓说道。

????丁乙悲痛欲绝,不过他知道,他已经无法再挽回老禅师了。

????两人虽然理念大道不同,但是交情匪浅,缘尽于此,也是莫可奈何。

????“老禅师,今日相逢,不知何日还能在重逢,让我为你,再做一份,最后的午餐吧!”丁乙心如刀割,眼眶都红了。

????老禅师点了点头。

????丁乙进入厨房,挑选了,平素老禅师喜欢吃的食材。知道老禅师已经受了戒律,都是素食。而且所有的炊具,丁乙都不厌其烦的进行了重新炼制。

????一道红烧栗子,一道三色蔬,一道素三丝,一道翡翠玉卷……他在厨房,忙忙碌碌的炒菜,做素席。不过,等到他走出厨房,老禅师人已经离开了……

????丁乙怅然若失,一下子,跌坐到板凳上。

????偌大的餐厅,只有他一个人。满满的一大桌素菜,没有人动。

????良久,丁乙才站起身来,他收起阵盘,走了出去。

????餐厅外,学校的师生,还有各位校董,全部都在焦急的等待。看到丁乙失魂落魄的走出来,大家的心情,不免也有些沉重起来。

????孟蝉连忙迎了上去。

????“天哥,你没事吧?洪师呢?”

????“耽误大家吃饭了,大家都进去吧。”丁乙挥了挥手,故作镇定说道。但是脸上的表情,非常僵硬。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屠谋连忙招呼那些学生去吃饭,他和其他的校董,围了过来。

????丁乙苦笑道:“大家不用担心,只是老洪离开了忘川城而已,这人各有志,不能强求,老洪一向对佛学感兴趣,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我们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是,最起码,神佛宫那边,咱们也有了自己人,不是吗?”

????他本来想说得轻松一些,不过脸上的笑容非常勉强,异常的生硬。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李辉有些心虚,躲在人群里面。丁乙早就看到了他。

????“李辉,你这个混蛋,别人都是把人,往忘川城带。你倒好,把我们忘川城的大宗师,领去了神佛宫。现在,人被神佛宫拐走了,你说,这个损失,你要怎样承担?”丁乙怒不可遏。

????李辉呐呐不言,耷拉着脑袋,不敢和丁乙直视。

????丁乙手指着李辉,半晌,颓然放下。怨恨李辉,又有什么用呢?老禅师本来就是佛修,即便不是因为李辉,也许他还是会因为其他的缘故,离开自己,这一刻,他沮丧极了。

????他不再说话,径直的离开人群。孟蝉担心丁乙,连忙追了过去。

????回到校长办公室,丁乙心情非常郁闷。这突然发生的事故,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老禅师可以说是丁乙的保命王牌,尤其是他的空间神通,不论逃跑还是赶路,都是极有用的。失去了这个屏障,一下子就把忘川城的整体水平,拉低了很多。现在整个忘川城实力最强的,就只剩下他自己了。

????丁乙感到非常的窝火,来到地底世界,他们顺风顺水,开了一个很好的头,眼看着忘川城蒸蒸日上,前景一片大好,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修真界是非常现实的,一向奉行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忘川城失去了老禅师,这个大宗师的庇佑,面对敌我不明的各方势力,情况堪忧。

????要是练复生在,丁乙仍然还有一点底气,可是这个家伙也回到自己宗门去了。

????难道自己辛辛苦苦这一场,终究还是白忙一场吗?丁乙非常的不甘心。

????不要以为地底世界,就没有大道之争。年修不是说过么,地底的世界,发生过好几次,几乎让整个地底世界,彻底灭亡的大战么?有老禅师这张王牌,起码可以唬住大多数的势力,可是一旦失去了老禅师这位玄阶高手,也许原本合作的伙伴,都会和他们反目。

????以忘川城现在的发展状况来看,任何势力应该都会垂涎三尺。所谓的‘稚子怀金过市’,应该就是眼前这种情形吧。

????看来吩咐金智慧的大撤离计划,还要再加大力度才行。

????丁乙忧心忡忡,这是他来到地底世界,遇到的最大一次挫折。没了老禅师的护持,丁乙现在非常被动。

????孟蝉陪着丁乙,她还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她只是纯粹担心丁乙而已。

????丁乙在食堂的异常暴怒,以及老禅师离开后,沮丧的表现,使得孟蝉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丁乙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丁乙给他的印象,一向是非常从容大气,她没料到,丁乙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小蝉,你我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洪师执意要离开,这是没法子的事情,但是忘川城还要继续发展,数万的傀儡道学生,还没有成长起来,还需要我们为他们遮风挡雨。情势非常危急!你可能想象不到。”丁乙思忖了一会儿,开口对孟蝉说道。

????“天哥,我们不是和神魔宫、心术门结成了联盟么?天哥,你的担心,是不是有些多余?”孟蝉还没有这个觉悟。

ag漏洞|优惠????丁乙看了孟蝉一眼,苦笑道:“联盟?我的傻妹妹,神魔宫、心术门这些势力,为什么会和我们结盟?你还没明白过来么?这一切,都是因为有洪师存在,大家形成一种武力的平衡,他们忌惮洪师的实力,才没有对我们动手,不然的话,你以为什么?就凭我?这是不可能的。所谓的结盟,事实,上都是双方实力相近,或者对方手中有令对方敬畏的手段,现在,我们在这个联盟当中,实力最为弱小,经济发展最好,我们傀儡道的发展,本来就让他们非常忌惮,走了老禅师,他们现在可以说,是毫无顾忌了。”

????孟蝉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丁乙继续说道:“小蝉,修真界一向奉行的是丛林法则,我想不论是神魔宫,还是心术门,他们都不会放弃这样一个大好机会的。又不是志同道合的同道,所谓的联盟,仅仅是利益与权谋的结合而已。这落到嘴边的肥肉,他们是不会不去争抢的。”

????孟蝉站起身来:“天哥,要不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凭着天哥你无双的头脑和潜力,用不了几年,我们……”

????丁乙叹了一口气。

????“我们走了,我们辛辛苦苦培育的这些,傀儡道的学子,该怎么办?我们辛辛苦苦建设的忘川城,又该怎么办?你难道想看着这些,学习傀儡术的天才少年,被其他各个势力奴驭,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么?”丁乙的话里面满满的无奈。

????“小蝉,我走不了,也不能走,但是,你必须要离开,不管你是回孟山都,还是最后躲起来,你必须带着紫苏,马上离开……”丁乙说道。

????孟蝉顿时花容失色。

????“天哥,我不要离开你,我不走!”孟蝉焦急的说道。

????丁乙看孟蝉,一脸惶急,柔声说道:“又不是生离死别,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放心,我身上还有利用价值,他们不敢把我怎样,有我在这边,还能确保你们的安全,大家日后,又不是不能见面,你尽管放心好了。”

????孟蝉投身到丁乙怀中,哇哇大哭起来。紫苏端着食盒,正好走了进来,看到孟蝉哭得这样伤心,有些奇怪。

????丁乙把方才对孟蝉说的,再度对紫苏说了一遍。

????紫苏听后,也是眼中噙满泪水,心情变得糟糕了起来。

????“吴师,我不想离开这里,神念宫我是不会回去的,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紫苏说道。

????丁乙恼怒异常,他一把推开,怀中的孟蝉。厉声喝道:“我跟你们是在商量吗?不是!这是命令,作为傀儡道在这个世界的宗主,作为凤凰职业技能学校的校长,我命令你们,即可离开这里!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说了,你们两个,必须马上给我离开忘川城。”

????紫苏搂过孟蝉,轻声说道:“我们抗命不行么?覆巢之下无完卵,天地之大,哪里又是我们的容身之处?”

????“咳,咳,如果你们愿意,不妨可以,一起去我们繁弈城!”一个声音,突兀的传来,却是心术门的门主,年修。他带着心术门的两位长老,出现在了房门口。

????刹那间,丁乙取出了殒雷。

????“年先生,我敬你是前辈高人,不过你这样,不告而入,吃相也太难看了一点吧?”丁乙对年修,可没有什么好话说。

????年修毫不介意,他一收到消息,顾不得疗伤,连忙赶了过来。丁乙的讽刺,他毫不介意。

????“吴天,你是个聪明人,我想你是不会做傻事的。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我对你非常的赏识,只要你点头,心术门副门主的位置就是你的,我还可以把年惜嫁给你。”年修对丁乙说道。

????他又对孟蝉和紫苏说道:“这两个女娃娃,你一并收了,也不打紧,我对你,可是非常有诚意的。”

????丁乙抓着殒雷,大笑道:“我是宁为鸡头,不为牛后,别说你心术门这一洼小池塘,我看不上眼。就是神魔宫,我都不在乎。”

????年修道:“吴天,你志向高远,这是好的,不过以你的聪明才智,不会看不清,眼前的局势。忘川城,已经成为了各大势力,争相竞逐的战场,你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呢?心术门虽小,但是,我们有护山大阵,结合你的机关术,纵然是其他各势力来攻打,我也能确保几位的周全。而且,我可以对你发下血誓,绝不会加害你们,你大可放心……”

????这年修,看来也是一个野心勃勃之辈。在力量小的时候,依附于强者,在有机会做大的时候,他却比谁都要果决。

????丁乙冷笑道:“看来你脑袋受到的刺激,还没复原。说话都没经过大脑,你当我是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的少年么?你这些伎俩,我早就见多了。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主意,好好回去养伤,这边的浑水,不是你可以蹚的。”

????年修身后的心术门长老俞洁生,他是一个外貌粗鲁,看着有些傻气的家伙。但是心术门的人,惯会扮猪吃象,没一个善茬。要是被他粗豪的表象,所迷惑,死都不知道怎样死的。

????“你个小屁孩,谁让你这样,跟我们门主说话的?我劝你赶紧麻溜的收拾东西,跟我们走。不然,你俞爷爷会让知道,什么叫做生死两难!”俞洁生大声训斥丁乙道。

????与此同时,心术门另一位长老,马宝,趁着俞洁生说话的功夫,扔出一个球状的物什出来。

????这是地底世界,有名的迷香,神仙倒。

????俞洁生和马宝合作无间,一个装疯卖傻,走位遮挡视线,另一个则乘机偷袭,用的还是下三滥的迷香,看来这个心术门的人,就和他们这个势力的名称一样,心术不正!11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16380/513/